[]

    陈素商一时默然。

    她不能把实情告诉颜恺。

    她为了保护自己的亲人,做出了牺牲,那是她心甘情愿的,她不想把这牺牲,变成别人的负担。

    颜恺又没有求她去牺牲,凭什么要为了她的现状不安心?

    要么不做,既然做了,就要把秘密保护好,不给其他人添麻烦。

    陈素商心里软得厉害,也会舍不得,却仍是说了计划好的话:你帮我照顾花鸢。我要带着胡君元去胡家,换回夏南麟。我不能带花鸢,万一有变故,我保护不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颜恺:.......

    他脸上的神色,被惨白逐渐覆盖。

    他沉默着,没回答陈素商。

    长青道长替颜恺开口:就这样安排吧。我跟你去胡家,颜少留下来照顾花鸢。你们俩,老老实实待在靖良,我会把你们送到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颜恺仍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一旁的花鸢,看了看陈素商,又看了眼道长,想要反对,却愣是没敢。

    她也是个聪明人,知道陈素商是为了她去涉险。

    她跟着一起去,的确帮不了什么忙。她在胡家山上那三年多,几乎天天在屋子里,除了胡君元也跟其他人不熟,她连路都带不好。

    陈小姐,这个给你。花鸢从脖子上取出一个小金铃,这个是我娘留给我的,也是个法器,是降术一脉的。

    你拿着,万一真遇到了降术,也许有点用。而且,夏南麟认识这个,他看到了,就知道你是我的朋友。

    陈素商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小金铃被花鸢的体温烘得暖暖的,颜色略有点暗淡了,看上去的确年代久远。它中间是空的,不会响,仅仅是个金铃外形的配饰。

    好,我会把夏南麟给你带回来。陈素商保证,然后学着花鸢的样子,把小金铃戴在脖子上,贴身藏好。

    颜恺仍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他沉默坐在那里,脸色发僵,唇也发僵,心里堵得满满的。

    陈素商不敢去看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充满了哀伤与隐忍,陈素商于心不忍,可她不能和颜恺凑得太近。

    中了天咒的人,会有一个特点:周身的生吉之气会散去,只余下煞气。

    当初在山林里,生门被封死,生吉之气停止流转,颜恺和花鸢都很不舒服,甚至憋闷,陈素商却没察觉到。

    她这样的,正常人在一起,会搅乱他周身气场。

    用医学的话说,时间长了,自身磁场失衡,就会出现各种生理上的毛病。到时候去医院,医生就说什么内分泌失调、身体抵抗力低下等等。

    这是比较轻微的,重则煞气入脑,精神紊乱,那才是不可逆转的伤害。

    陈素商不太敢和正常人在一起的时间太长。少则三五日,多不能超过半个月。

    她埋头吃饭。

    饭后,阳光太过于强烈,外面炎热,屋子里也烦闷。

    颜恺却一个人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去了很久,回来给陈素商带了一把枪。

    ......这边有跟土匪做交易的当铺,有一把还不错的手枪,也有三十发子弹。颜恺把枪塞到了陈素商手里,我知道术士厉害,但术士也不是神仙,也是肉体凡胎,手枪一样能打死他们。

    陈素商接过来,心里更沉了,眼睛涩得厉害。

    我不太会开枪。陈素商道,以前只跟二哥开过两次。

    没事,吓唬人也行。颜恺道,你拿好了。

    陈素商点头。

    颜恺想了想,又道:阿梨,虽然你不肯说,我看得出来你有难言之隐。如果你真跟袁雪尧感情很好,他是不会让你一个人这样涉险的。你不能告诉我,我明白的。我在这里等你,你忙好了再过来。假如可以,我还是想带你回新加坡去。

    陈素商再次点头。

    她反复摩挲着手枪的枪柄,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她沉默的时间太多了,颜恺忍无可忍,上前再次拥抱了她。

    陈素商和他在一起已经好几天了,她很担心自己会影响到他,故而他拥抱了不过三秒钟,她立马推开他。

    她低垂了眼帘,转过身:我先去收拾收拾,你也是。等会儿师父要送你们到安全的地方,你把行李整理好。

    说罢,她回屋去了。

    颜恺站在大太阳底下,有点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回去把自己的箱子收拾妥当。

    下午三点的时候,长青道长在前面领路,把他们带到了城北的一处院子。

    靖良县城内,有两三座小山,城北的房子都在山脚下。

    道长的院子,跟其他人家一样,也是背靠着山脉。

    ......家里有密道。道长告诉颜恺和花鸢, 遇事先躲,不要鲁莽。

    颜恺点头。

    花鸢还以为,颜恺会反驳,毕竟他一个大男人,让他躲起来,听上去挺没骨气的。

    可观察下来,花鸢发现颜恺并没有这种毛病,他对术士很敬畏,也很清楚自己的普通,故而他尽可能不给人惹麻烦。

    他这种怂怂的性格,花鸢以前觉得挺窝囊,可放在颜恺身上,竟有点可爱,配得上陈小姐。

    她又有点羡慕他们俩。

    要当心。陈素商也道。

    颜恺点头:你也是。

    道长的屋子不大,是租赁的,除了有个很深的密道,也没啥可取之处。

    陈素商先把胡君元关进了密道,颜恺拿着手电,陪同她进去。

    陈小姐,这位先生知道你的秘密吗?被陈素商押着的胡君元,突然问。

    颜恺一愣,转头过来瞧陈素商。

    陈素商心里咯噔了下。她心里越慌,表面上就要越做镇定,故而她淡淡说:知道。

    那他为什么不离你远远的?胡君元又问,他不怕死?

    颜恺心中,倏然有一道门被推开。

    他突然明白,为什么陈素商好好的想要离婚了。

    怕死?

    她到底是遇到了什么?

    可很显然,她不想说,也不想其他人点破,她那紧绷的下颌,露出了她的紧张。

    颜恺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等时机到了,她会告诉他的。

    我不怕死。颜恺接了胡君元的话,越是怕死的人,死得越快。你还是先操心操心自己吧。

    胡君元:......

    他的挑拨离间,到此失败。关注 quot;songshu566quot; 微信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